?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宋詞精選 > 周邦彥的詞 >

            周邦彥《蝶戀花·秋思》閱讀答案及翻譯賞析

            來源:海博學習網 www.stardustgrafik.com    發布時間:2016-11-18 09:46
            蝶戀花·秋思
            周邦彥
            月皎驚烏棲不定,更漏將殘,轆牽金井①。喚起兩眸清炯炯,淚花落枕紅綿冷。
            執手霜風吹鬢影,去意徊徨,別語愁難聽。樓上闌干橫斗柄,露寒人遠雞相應。
            【注】①轆牽金井:轆(lì lù),指往井里汲水時轆轤轉動的聲音。金井,指用黃銅等裝飾護欄的井。
            1.這首詞是按什么順序來寫景敘事的?請作簡要分析。(5分)
            2.上闋中的“冷”字有何妙處?下闋中的“難聽”又該如何理解?請作簡要分析。(6分)

            參考答案
            1.①這首詞是按時間順序來寫景敘事的。(1分)②“月皎”“烏棲”表明是在夜里,(1分)“更漏將殘”表明夜將盡,(2分)“轆牽金井”(人到井邊汲水)和“雞相應”則表明天已漸亮。(1分)(分析部分,若答上闋是寫離別前,下闋是寫離別時和離別后,可給3分)
            2.①用“冷”來形容睡了一晚的紅枕,巧妙揭示出人物哭之悲和哭之久,以致淚水把枕芯都浸濕變冷了;(2分)另外,“冷”字也為下文寫離別的到來奠定了凄冷悲傷的感情基調。(1分)②“難聽”并非指離別時說的話不好聽,相反的,離別時叮嚀囑咐的話很纏綿動情,很中聽,(1分)只是因離愁滿懷,不忍細聽,(1分)生動地寫出了人物之間情深意重、難舍難分的親密關系。(1分)




            注釋
            ①月皎:月色潔白光明。語本《詩經·陳風·月出》:“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!”
            ②更漏:即刻漏、漏壺,古代計時器。古代用滴漏計時,夜間憑漏刻傳更,故稱。唐李肇《唐國史補》卷中:“惠遠以山中不知更漏,乃取銅葉制器,狀如蓮花,置盆水之上,底孔漏水,半之則沉,每晝夜十二沉,為行道之節,雖冬夏短長,云陰月黑,亦無差也。”
            ③轣轆(lìlù):象聲詞,形容車輪或轆轤的轉動聲,此處指井上汲水轆轤轉動的聲音。宋梅堯臣《送辛都官知鄂州》詩:“車動自轣轆,旟輕自舒舒。”金井:井欄上有雕飾的井。一般用以指宮庭園林里的井。南朝梁費昶《行路難》詩之一:“唯聞啞啞城上烏,玉欄金井牽轆轤。”
            ④眸:眼珠。炯炯:明亮或光亮貌。晉潘岳《秋興賦》:“登春臺之熙熙兮,珥金貂之烱烱。”
            ⑤紅棉:是指用棉花填充的紅色枕頭。
            ⑥執手:猶握手;拉手?!对娊?middot;鄭風·遵大路》:“遵大路兮,摻執子之手兮。”鬢影:鬢發的影子語本唐駱賓王《在獄詠蟬》:“那堪玄鬢影,來對白頭吟。”
            ⑦徊徨:徘徊彷徨。形容驚悸不安或心神不定。蔡邕《琴操》卷下引漢王嬙《怨曠思惟歌》:“雖得喂食,心有徊徨。”
            ⑧別語:惜別之語。唐韓愈《送靈師》詩:“別語不許出,行裾動遭牽。”
            ⑨闌干:橫斜貌。三國魏曹植《善哉行》:“月沒參橫,北斗闌干。”橫斗柄:謂北斗星的柄橫斜。指拂曉時分。北斗七星的第五至第七的三顆星象古代酌酒所用的斗把,叫做斗柄。

            參考譯文
            月光皎潔明亮,烏鴉的叫聲不停。更漏已經要沒有了,屋外搖動轆轤在井里汲水的聲音傳進房間。這聲音使女子的神情更加憂愁,一雙美麗明亮的眼睛流下了淚水,她一夜來眼淚未曾停流,連枕中的紅綿都已浸濕。
            兩人手拉著手來到庭院,任霜風吹著她的頭發。離別的雙方難舍難分,告別的話兒聽得讓人落淚斷腸。樓上星光正明亮,北斗星橫在夜空。人越走越遠,偶爾傳來晨雞的報曉之聲,與那遠人的腳步聲遙相呼應。

            賞析
            《蝶戀花·秋思》是宋代詞人周邦彥的作品。從詞意看,此詞是周邦彥在一個秋天的早晨為送別情人辭家早行而作。具體的送別對象與創作時間難以考證。[此詞描述與情人辭家早行的全過程。上片寫別前,下片寫別時、別后。全詞句句均由不同的畫面組成,并配合以不同的聲響。這樣的組合充分表現出難舍難分的離情別緒,形象地體現出隨時間的推移、場景的變換、人物表情與動作的變化。
            此詞上片寫離別前之情景。開首三句自成一段,表現由深夜到天將曉這一段時間的進程。“月皎驚烏棲不定”,寫的是深夜,月光皎潔明亮,棲烏誤以為天亮而驚起噪動。這是從聽覺和視覺,著重在烏啼,不在月色,主要是從聽覺方面的感受概括出來,暗示即將動身上路者整夜不曾合眼。“更漏將殘,轆轤牽金井”,時間在推移,更殘漏盡,天色將明,井邊響起了轆轤聲,已有人汲水,這是從聽覺方面來寫。這三句寫從深夜到曙色欲破之景況,均由離人于枕上聽得,為下文“喚起”作鋪墊。”喚起兩眸清炯炯,淚花落枕紅棉冷”,“喚起”,既是前三句不同聲響造成的后果,又是時間推移的必然進程。即離別的時刻到來了。“兩眸清炯炯”,形容一夜未睡熟的情景,如睡熟則應為“朦朧”;又是離別在即時情緒緊張的情景。“炯炯”,是說淚珠發光,聯系下句中“淚花”二字,可見這雙眼睛已被淚水洗過,“喚起”以后,仍帶有淚花,故一望而“清”,再望而“炯炯”。此外,這里還暗中交待這位女子之美貌,“眼如秋水”,烘托出傷別的氣氛。至于“紅棉冷”,則暗示她同樣一夜不曾睡穩,淚水已將枕芯濕透,連“紅棉”都感到心寒意冷。
            詞作下片寫別時及別后之情景。首三句寫門外分別時依依難舍之情狀,“執手霜風吹鬢影。去意徊徨,別語愁難聽。”“霜風吹鬢影”,這句寫實,表現出臨別倉促和極度悲傷,而來不及也無心情梳妝打扮的情態,極其生動傳神,在行人心中刻印下別前最深刻之印象。“霜風”吹拂,鬢發散亂,更增添了暗淡凄涼的氣氛。“徊徨”,“去意徊徨”,表明情人幾度要走,幾度卻又轉回;此外,又表現情人心緒不寧,“彷徨”無主之狀。“難聽”,不是不好聽,而是由于過分難過,即使要想互訴離愁別緒的話語,也聽不下去。結末二句,寫別后之景象:“樓上闌干橫斗柄,露寒人遠雞相應。”前句寫空閨,后句寫曠野,一筆而兩面俱到。閨中人天涯之思,行人留戀之情,均不是用言語所能說盡的,故以景結束全詞,收到言有盡而意無窮的效果。
            全詞將別前、別時及別后之情景,都一一寫到,畫出一幅幅連續性的畫面。詞中沒有盛情的直接抒發,各句之間也很少有連結性的詞語,而主要是靠所描繪的不同畫面,并配以不同的聲響,形象地體現出時間的推移、場景的變換、人物的表情與動作的貫串,充分地表現出難舍難分的離情別緒。詞作還特別精心刻畫某些具有特征性的事物,如驚烏、更漏、轆轤等;著意提煉一些動詞與形容詞,如棲、牽、喚、吹、冷等,增強了詞的表現力,烘托出濃厚的時代氣息與環境氣氛。


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周邦彥《解語花?上元》全詞翻譯及賞析
            周邦彥《綺寮怨》“尊前故人如在,想念我,最關情
            周邦彥《渡江云·晴嵐低楚甸》“千萬絲、陌頭楊柳”
            周邦彥《水龍吟·梨花》“恨玉容不見,瓊英謾好,與
            周邦彥《尉遲杯》全文翻譯及賞析
            周邦彥《浪淘沙慢》“南陌脂車待發,東門帳飲乍闋

            有幫助
            (1)
        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? 挺进少妇紧致的翘臀